拒绝剖腹产的代孕少女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拒绝剖腹产的代孕少女

 叁  2017年国庆,刘小轩接到吴宇的电话,说他想去北京找工作。 刘小轩一惊,希望他能等她生完孩子后再一起北上。 吴宇回答:代孕现在是我心里的刺,我无法面对它,也无法拔掉它,只有逃离……希望你生完孩子后,能忘记这个噩梦。   刘小轩嚎啕大哭。 可任她再三恳求,吴宇还是执意离开了南京。

刘小轩抚摸着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悲伤,只希望早点把孩子生下来,她的人生回到正常的轨道。   2017年3月,刘小轩即将临产,方敏淑带她到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说:胎儿胎位正常,但孕妇羊水少,胎儿个头偏大,建议进行剖腹产。

一听这话,刘小轩心头一紧。

  走出医院,刘小轩恳求方敏淑:无论如何不能剖腹产,因为她还是姑娘,以后还要嫁人,在肚子上留下疤痕,不好对以后的丈夫交代;而且,剖腹产对子宫有伤害,她担心影响再怀孕。

她哭泣着说道:因为代孕,我已经失去了,我不能因为代孕,再失去一生呀!  刘小轩说得恳切,方敏淑的心也软了,说只要能顺产,就不让刘小轩剖腹。

  4月的一天晚上,刘小轩突然腹痛,大腿间有羊水流出。 方敏淑夫妇开车送刘小轩去医院。 医生检查了刘小轩的情况,建议对她实施剖腹产。 刘小轩发疯一样大叫:我死也不会剖腹产,出了问题,我找你们!  一听这话,申华眉头锁成一团,与方敏淑一商量,赶快换家医院。

申华夫妇把刘小轩带到邻近的医院,此时,阵痛已经让刘小轩大汗淋漓,但她神志清醒地向医生重复一个要求:我只能顺产……医生检查了刘小轩的情况,提出:她同意剖腹产,医院才能同意接收。 刘小轩却死活不肯同意。   最后,焦头烂额的申华夫妇把刘小轩送到了另一家专业的妇产科医院。 此时离刘小轩阵痛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一路颠簸后,刘小轩已经是腹痛难忍。

医生紧急检查、会诊后发现:产妇羊水快干了,而又脐带绕颈,宫内呼吸不畅,如果再不及时进行剖腹产手术,大人小孩都会有危险。 闻听此言,痛得死去活来的刘小轩傻了,申华不由分说就在同意手术(为了与小孩的出生证明吻合,刘小轩以方敏淑的名字登记入院)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近乎虚脱的刘小轩被迅速推进手术室,紧张的剖腹产手术之后,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手术室的沉寂。 但刚生下来,就匆匆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医生告诉刘小轩:孩子脑部缺氧时间过长,需要观察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