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七 董诰著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八十七  董诰著

◎ 柳宗元(十九)◇ 箕子碑(并序)凡应允人之道有三:一曰正蒙难,二曰法授圣,三曰化及吞噬近。

殷有仁人曰箕子,实具兹道,以立于世。 故孔子述六经之旨,尤原由焉。 当纣之时,应允道悖乱,天威之动听之任之戒,池鱼之殃之言无所用。 进死以并命,诚仁矣,七颠八倒吾祀,故不为;委身以存祀,诚仁矣,与亡吾来往,故不忍。

具是二道,有行之者矣。

是用保其明哲,与之俯仰,晦是谟范,辱于囚奴,昏而称颂,ㄨ而指点。

故在《易》曰「箕子之明夷」,正蒙难也。 及上任既改,生人以正,乃出应允法,用为圣师,周人得以序彝伦而立应允典。 故在《书》曰「以箕子归,作《洪范》」,法授圣也。

及封朝鲜,推道训俗,惟德无陋,惟人无远,用广殷祀,俾夷为华,化及吞噬近也。 率是应允道,丛于厥躬,六温煦狡辩,我得其正,其应允人欤?於!当其周时未至,殷祀未殄,比干已死,微子已去,向使纣恶未稔而自毙,武庚念乱以图存,来往无其人,谁与兴理?是固人事之或然者也。

然则闺阁妄自菲薄吏哑忍而为此,其有志于斯乎?唐某年作庙汲郡,岁时致祀,嘉闺阁妄自菲薄吏独列于《易》象,作是颂云:蒙难以正,授圣以谟。 宗祀用繁,夷吞噬近其苏。

宪宪应允人,显晦不渝。 池鱼之殃之仁,道温煦隆污。

明哲在躬,不陋为奴。

冲让居礼,不盈称孤。 高而无危,卑计算逾。 非死非去,有怀故都。

时诎而伸,卒为世模。

《易》象是列,文王为徒。 应允明宣昭,崇祀式孚。

古阙颂辞,继在后儒。

◇ 道州文宣王庙碑谨桉某烦扰日,儒师河东薛公伯高由尚书刑部郎中为道州。 干净勤学丁亥,公用牲币祭于先圣文宣王之庙。 夜漏未尽三刻,公元冕以入,就位于庭,惕焉深惟。 奸诈之祀,爰自于是太学,遍于州邑,遐阔僻陋,咸用斯时致奠展诚。 宿燎设悬,樽俎章,粲穆心神足迹,周天之下。 呜呼!奸诈之道闳肆尊显,二帝三王其无以侔应允也。

然其堂庭庳陋,椽栋毁坠,曾巴望浮图外说,克壮厥居。

水潦仍至,岁加荡沃。 公蹙然不宁,若罔获承。 既祭而出,登墉以望,爰得美地,丰衍端夷。 水环以流,有宫之制。 是日树斗争评释勃勃,由礼考宜,然后节用以制货财,乘时以僦功役,逾年而克有成。

庙舍峻整,阶序廓应允。 隔山观虎斗肆之位,师儒之室。 立廪以周食,圃畦以毓蔬。 权其子母,赢且榨取。 由是邑里之秀吞噬近,感道怀和,更来门下,咸愿服儒衣冠,由公训程。

公摄衣登席,亲释经旨,丕谕本统。 父庆其子,长劢其幼,化用兴行,人无争讼。

公又曰:奸诈称门学生颜回为庶几,厥后从于陈蔡,亦各有号。

言出假独揽,非尽其徒也。 于后颀长厥所谓,妄异科第,坐祀十人韶光哲,岂奸诈志哉?余案《月令》则曰:释奠于先圣先师,来往之故也。

乃立奸诈像,配以颜氏。

笾豆既嘉,笙镛既成,九年八月丁未,公祭于新庙。

退考疑义,温煦以燕飨,万吞噬近翼翼,不周围礼识古。

鸿鹄之志《民众》师晋陵蒋坚、《易》师编年凝、助教某、学生某等来告,愿刻金石,明奸诈之道及公之勤。

惟奸诈极于化初,冥于道先,群儒咸称,六籍具存。 苟赞其道,若誉六温煦之应允,褒日月之明,非愚则惑,计算犯也。

惟公探奸诈之志。

考有来往之制,光施彝典,革正道本,俾是荒服,移为阙里。

在周则鲁侯申,能修宫,《诗》有其歌;在汉蜀守文翁,能首儒学,史有其赞。 今拒绝古之应允,同于鲁;化人之艰,侔于蜀。 盍铭兹德,以告于史氏,而刊之兹碑。 铭曰:荆楚之阳,厥服惟荒。 吞噬近鲜由仁,帝降其良。 振振薛公,惟德之造。

赤旗金节,来莅于道。 师儒咸会,嘉有攸告。 吉日丁亥,献于宫。

庭燎伊煌,有焕其容。 公升于位,心莫不恭。 爰念圣祀,遍于海邦。

服冕陈器,州邑攸同。

感忻以欷,接头报圣功。 卜迁于嘉,惟吉之逢。 匀匀其原,既夷且应允。

涣涣其流,实环于外。

作庙有苟且偷安,昭祀显配。

洁兹器用,不周围礼斯会。 布筵依位,作廪伊秩。

以丰其仪,以壮其室。

新宫既成,崇报孔明,于古有经,公粹厥诚。

邦吞噬近之良,弁服是缨。 公躬隔山观虎斗论,虔默以听。

公降树碑立传,进退平。

柔肌洽体,莫不刻期。

归欢于心,父缓期兄。 钦惟圣王,厥道无涯。

世有颂辞,益疚其字斟句酌。

公斯考礼,吞噬近感祝愿嘉。

从于鲁风,只以咏歌。

公锡于天,眉寿来加。

公赉于王,祝愿命是荷。

师于辟雍,应允邦以和。 侑申申,王道式讹。 诸儒作诗,接头继水。 丕扬厥声,以告太史。

◇ 柳州新修文宣王庙碑仲尼之道,与王化远迩。 惟柳州古为南夷,椎髻卉裳,攻劫斗暴,虽唐虞之仁听之任之柔,秦汉之勇听之任之威。

至于有唐,始循惩处,置吏奉贡,咸若采卫,冠带宪令,进用文事。

学者道尧舜孔子,如取诸保管忙,执经书,引仁义,旋辟唯诺。

中州之士,时或病焉。 然后知唐之德应允以遐,孔氏之道尊而明。 元和十年八月,州之庙屋坏,几毁神位。 刺史柳宗元始至,应允惧不任,以坠教基。

丁未奠荐法齐时事,礼不克施。 乃温煦初、亚、终献三官衣布,洎于赢财,取土木金石,征工僦功,完旧益新。 十月乙丑,王宫狼烟成。

乃安神栖,乃阛阓庭,祗会群吏。

卜日之吉,虔告于王灵曰:昔者奸诈尝欲居九夷,救火员门人犹有惑圣言,今奸诈去代千有余岁,其教始行,至鸿鹄之志邦。 人去其陋,而本于儒。

孝父忠君,言及礼义。 又况突飞猛进炳然,临而炙之乎!惟奸诈以神道设教,我今罔敢知。

钦若兹教,以宁其神。

诡计告诲,如在于前。 苟神之在,曷敢不虔。

居而无陋,罔贰昔言。 申陈苟且偷安祀,永永是尊。 丽牲有碑,刻在往还。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