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写轮眼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无奈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重生都市写轮眼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无奈

  胡雨头发散乱的站在窗前,散发着绝望的味道,一动不动的仿佛整个人都失去了灵魂一般。

  在她的视线聚焦内,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别墅围墙内徘徊漫步着,那是她的父亲。

  满脸的血污,无神的瞳孔,以及不知所意的嘶吼声,代表着他和墙外的那些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生物的“人”是同类。

  在这场灾难面前,一切都重归了平等,没有什么富豪,也没有什么权势。

  很不幸的,胡国强也成为了其中的感染者之一。   胡雨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掌,以至于指节都开始泛白,那微不足道的期许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动力。   忽然,一声令人牙酸的吱呀声响起,那单薄的铁栏杆大门,在摇晃着变形,几乎随时都有可能被推翻!  胡雨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绝望的神色,难道,她也要成为那些怪物中的一员了吗?  铁门,在摇晃中终于轰然倒地。   那一张张**的面孔,在她的视线内越来越清晰,以至于恐惧让她浑身颤抖。   倏然,在下一刻,一道银练闪过,冲进来的那些人,如同麦子一般倒地,一动不动。   “你还好吗?”  熟悉的声音,在胡雨的耳畔响起,她转身,看到身后那张熟悉的脸孔,让她的泪水瞬间奔溃。   下一秒,胡雨就扑到了政纪的怀中。   政纪复杂的**着她的发丝,心中有些愧疚,有些难受,他对不起的人太多了。

  “我带你离开这里,”等胡雨稍微平静了些许,政纪拉着她的手说道。

  胡雨点点头,和政纪走出了门外,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猛地朝着栅栏的一侧看去!  那里,那道熟悉的身影依旧在机械一般的撞击着栅栏,看到胡雨的一刹那,双目无神的朝着胡雨跌跌撞撞的走来。   “我的父亲!”  “政纪,你能救救我的父亲吗?”  胡雨眼中泛着泪花,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政纪一愣,却是没想到胡雨的父亲竟然也被感染,他皱着眉头看着摇晃而来的男子,却是叹了一口气。

  十分钟后,胡雨看着被关在卧室不断撞击着门的父亲,泪眼婆娑。

  “总会有办法的,”政纪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一幕说道,他不是神,暂时能做的也只能是这么多。

  将军山,政家和胡雨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家”。   庄园内,却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在他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已经是物是人非,原先的装修风格也已经被改变。   大门紧闭,政纪推门而入,却迎来的是一声枪响!  子弹,在空中划破气浪,政纪的瞳孔微微一缩,轮回眼波动之间子弹化作虚无消失在了眼前,然后将目光投向了子弹的来源。   一切的始作俑者,两名男子却站在沙发前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其中一个男子手中的手枪正冒着青烟。   “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拿着手枪的男子苍白着脸,机警的看着政纪和胡雨。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姓政,”政纪看着对方说道。

  “你是政纪!你没死!”忽然,拿枪青年身边的男子一脸的不可置信的叫出声来,指着政纪颤抖着说道。

  他就说看着政纪那么眼熟,现在被政纪这么一提醒,对上了号!  “什么!”一侧的持枪青年也惊呼出声,脸上的表情七彩斑斓,有惊讶,有怀疑,还有几分惊恐?  政纪不做多言,写轮眼微微旋转,对面两个青年一时呆滞在原地,几秒之后,才好似大梦初醒一般清醒过来!  而政纪,已经将他想要知道的原委弄清。

  很简单,无非便是几个二代,觉得他死了,那些老套的巧取豪夺罢了。   “离开这里,”对于他们,政纪也懒得多做追究,冷冷的说。   两人眼中阴霾之色一闪而过,其中一人忽然笑了,“你,有病吗?”  “你还以为你是曾经的将军?去死吧!这次,我不会射偏了!”另一人看政纪仿佛在看一个笑话,残忍的笑着,举起了手枪,然后没有丝毫犹豫的连续扣动了扳机。

  子弹,在空中划过,肉眼难以捕捉,却在下一秒在政纪胸前一颗颗停在了空中,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一般。

  橙黄的子弹,跌落在光滑可鉴的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将陷入呆滞的两人惊醒。   再看向政纪的时候,那种眼神就好像看鬼一般,充满了惊恐~!  政纪看向两人的目光,并没有多少感情,好似在看什么路边的蚂蚁一般,那种漠视,让两人的汗水顺着脸庞滴落。

  抬起手,两人的身体突然缓缓的升了起来,捂着脖子,张着嘴,通红着脸的看着政纪,眼中露出了恳求的神色。

  “政纪.......”,胡雨的声音响起,她拉着政纪的衣袖,眼中露出了几分不忍。   政纪轻轻的吸了一口气,两个人噗通一声掉落在了地上,如同咸鱼一般趴在地上,死里逃生般拼命的呼吸着。   空气,从未像此时此刻这样香甜。

  “滚,”政纪冷漠的说道。   这一次,两人没有任何的迟疑,拼命爬动着身体,跌跌撞撞的闯了出去,那副样子,仿佛身后的房间是张着大嘴的恶魔一般。

  两人离去,庄园内重新陷入了安静中。

  “我去找找看有什么吃的,”胡雨说道,朝着后面的厨房走去。   然而,离开刚不到几秒,就发出了一声尖叫。

  政纪冲到了厨房,扶住了险些跌倒的胡雨,却看到了她尖叫的原因。

  在厨房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具尸体,额头上的子弹孔宣告着他们的死亡,其中的几名佣人政纪还认得。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看来是刚才那两人的“杰作”了。   有了这样的意外,政纪陪着胡雨将每一间房间都检查了下,安顿好了胡雨,政纪重新回到了厨房,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政纪蹲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尸体,而他的指尖,出现了几道黑色的光芒柱体,然后轻轻的点在了他们的脑门之上。   下一秒,黑色的柱体仿佛寄生物一般,诡异的融化融入了尸体额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