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卷·开门的钥匙(25)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3卷·开门的钥匙(25)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我们要很晚才回家!而且游了佛列得里克斯堡以后,还要到西桥的加索蒂戏院去看哑剧《收获人的头目哈列金》;他们从云块上降下来;每张票价是两个马克。 这样,他们就到佛列得里克斯堡去,听了音乐,看了飘着国旗的御船,瞧见了老国王和雪白的天鹅。 他们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茶点以后就匆匆地走了,但是到戏院里仍然没有按时。 踩绳这个节目已经完了,高跷舞也告一结束,哑剧早已开始;他们照例是迟到了;这应该怪这位家臣。

他在路上每分钟要停一下,跟某个熟人谈几句,在戏院里他又碰见很多好朋友。

等这个节目演完以后,他和他的太太又非得陪一家熟人回到西桥的家里去喝一杯潘趣酒不可;本来这只须10分钟就可以喝完的,但是他们却拉长到一个钟头。

他们简直谈不完。

特别有趣的是瑞典的一位男爵也可能是一位德国的男爵吧?这位家臣记不太清楚。 可是相反,这位男爵教给他的关于钥匙的花样,他却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这真是了不起!他可以叫钥匙回答他的一切问题,甚至最秘密的事情。

家臣的钥匙特别适合于这个目的。

它的头特别沉重,所以非倒悬着不可。

男爵把钥匙的把手放在右手的食指上。

它轻松愉快地悬在那儿;他指尖上每一次脉搏的跳动都可以使它动,使它摆,如果它不动,男爵就知道怎样叫它按照他的意志转,而不被人察觉。 每一次转动代表一个字母,从A开始,直到我们所希望的任何字母。 第一个字母出现以后,钥匙就朝相反的方向转,于是我们就可以找下一个字母。

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出整个字,整个句,整个问题的答案。

这完全是虚构的,但是有趣。

这位家臣最初的看法也是这样,但是他没有坚持下去。

他被钥匙迷住了。 先生!先生!他的太太喊起来。

西城门在12点钟就要关呀!我们进不去了,现在只剩下一刻钟了。

他们得赶快。 有好几位想回到城里去的人匆匆在他们身旁走过。 当他们快要走近最后一个哨所的时候,钟正在敲12下,门于是就砰的一声关上了。 一大堆人被关在外面,包括这对家臣夫妇和那位提着茶壶和一个空篮子的女佣人。

有的人站在那儿感到万分惶恐,有的人感到非常烦恼。 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同。 究竟怎么办呢?很幸运的是:最近曾经决定过,有一个城门北门不关,步行的人可以通过那儿的哨所钻进城里去。

这一段路可不很短,不过天气非常可爱;天空是清净无尘,布满了星星;水沟和池塘里是一片蛙声。 这一行人士开始唱起歌来一个接着一个地唱。

不过这位家臣既不唱歌,也不看星星,甚至还不看自己的腿。

因此他就一个倒栽葱,在水沟旁跌了一交,人们可能以为他的酒喝得太多了一点;不过钻到他脑袋里去,在那儿打转的东西倒不是潘趣酒,而是那个钥匙。 最后他们来到了北门的哨所,走过桥,进入城里去。 我现在算是放心了!太太说。 到了我们的门口了!但是开门的钥匙在什么地方呢?家臣问。

它既不在后边的衣袋里,也不在侧边的衣袋里。 我的天!他的太太喊着。 你把钥匙丢掉了吗?你一定是在跟那位男爵玩钥匙花样时遗失了的。

我们现在怎样进去呢?门铃绳子昨天断了,更夫又没有开我们房子的钥匙。

这简直叫我们走投无路!女佣人开始呜咽地哭起来。

只有这位家臣是唯一能保持镇静的人。 我们得把那个杂货商人①的窗玻璃打破!他说;把他喊起来,然后走进去。

①在欧洲的大建筑物里.最底下的一层经常不住人,只租给小商人开店。

他打破了一块玻璃。

接着又打破了两块。

比得生!他喊着;同时把陽伞的把手伸进窗子里去。 地下室的人的女儿在里面尖叫起来。

这人把店门打开,大声喊:更夫!但是他一看到家臣一家人,马上就认出来了,让他们进来。

更夫吹着哨子;附近街上的另一个更夫也用哨子来回答。 许多人都挤到窗子这边来。 什么地方火烧起来了?什么地方出了乱子?大家都问。 等这位家臣回到了他的房间里去,他们还在问。 他把上衣脱掉他的钥匙恰恰就在那里面不在衣袋里,却在衬布里。

原来它从衣袋里不应该有的一个洞溜到那儿去了。

从那天晚上开始,钥匙就有了一种特殊的巨大意义,不仅是他们晚上出去的时候,就是他们坐在家里的时候都是如此。

这家臣表现出他的聪明,让钥匙来回答一切问题。

他自己想出最可能的答案,而却让钥匙讲出来,直到后来他自己也把答案信以为真了。

不过一个药剂师他是和家臣太太有亲戚关系的一个年轻人不相信这一套。

药剂师有一个聪明的头脑;他从学生时代起就写过书评和剧评,但是他从来没有署过自己的名字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是我们所谓的有精力的人,可是他不相信精灵,也不相信钥匙精。

是的,我相信,我相信,他说,亲爱的家臣,我相信钥匙和一切钥匙精,正如我相信现在开始为大家所明了的新科学(第2/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