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3,挣扎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833,挣扎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王勃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孙丽已经不见了,他喊了好几声,都没人应。

“难道回家了?”王勃咕噜一声,就想去写字台拿手机给孙丽打个电话。

电话刚拿起,王勃突然一愣,摆在写字台上的四本笔记本都不见了,放笔记本的位置,却多出了一张黄色的便签:“子安,刚才我爸给我打电话了,我先回家啦!四个笔记本我也带走了。 明天我帮你物归原主吧——放心啦,我不会偷看的:)”“还好还好!没看就好!看了就完蛋了!”王勃拍着自己的胸脯。 看到笔记本消失的刹那,他的心脏都快骤停了。

孙丽没有翻别人东西的习惯,王勃是知道的,孙丽的东西,尤其是对方的手机,日记本这些隐私性较强的物件,王勃也从来没翻过。 每个人都有一些不想让人知道的隐私,王勃尊重别人的隐私,当然也希望别人尊重自己。 在尊重别人隐私这方面,他接触的几个女孩儿,不论是梁娅,孙丽还是曾萍,田芯等人,都还算做得不错。

笔记本的事情王勃算是放下了心。 接下来就准备继续写书。

《三体》首部曲《地球往事》已经到了结尾的阶段,王勃打算在高考前将其写完,然后空几天时间出来,好好的复习复习,抱一下佛脚,给自己的高中生涯做一个圆满的结局。

——————————————————————————孙丽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就把梁娅的笔记本塞入了自己的书包内,然后又把其余三本装了进去,之后匆匆忙忙的逃离了王勃的寝室。 走到一半,才发现应该给他留个言,又返回寝室,给王勃写了张便条后,这才离开。 回家的路上,那些优美的,但却句句撕裂着她心脏的句子一直在她的脑海反复出现,荡来荡去,刺激着她的神经。

走在回家路上的孙丽心头只有一个感觉,或者说执念,那就是王勃给梁娅写的,这些多达五六页的毕业留言一定不能让梁娅看到。 对方若是看到,必然会不顾一切,冲破所有阻碍来找他!一定会的!到了家里,孙丽直接冲入自己的寝室,反锁,拉开书包的拉链,重新拿出梁娅的笔记本,翻到王勃给对方的留言。

她又看了一遍,每个字都不放过。

字里行间所折射出的那扑面而来的浓烈感情再次让她从心头生出一种难以回天的无力感。

“梁娅,哪怕是过了一年,他对你的感情,依然没有半分的减弱,依旧占据着如斯重要的地位。 你让怎么争得过你啊?”孙丽面容凄苦的自言自语。

跟大多数人的笔记本一样,梁娅的笔记本同样是活页本。

孙丽掰开活页的夹子,将王勃写给对方的那五六页纸小心翼翼的抽了出来。 书桌前的笔筒内有剪刀,写字台边放着垃圾桶,只需几剪刀,这些在孙丽的眼中犹如定时炸弹一样的纸张就能变成一条条,一缕缕,什么作用也起不到的垃圾。

“你不能这样做的,孙丽,太阴险,太卑鄙了。 而且万一被子安知道,你真的就完了。 ”一个声音在孙丽的脑海响起。 “不会知道的。 他们都快一年没有往来了。 我毁了这几页纸,然后模仿子安的笔迹,随便给梁娅写一句,很容易蒙混过关的,绝对天衣无缝,知地知我知,没有人会知道的。

”另外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呵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种不道德的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迟早有一天会暴露的。

再说,用这种不正当的方式即使得到了子安,又有什么意义呢?得到了他的人,也得不到他的心啊?”第一个声音冷笑着说。 “哼,怎么没意义了?和他在一起,不就是最大的意义吗?再说,子安给梁娅写的那些东西,也不过是他们过去那段恋情的回忆和总结罢了。

他不是说了么,他和她有了美好的开头,却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尾。 对这段感情,子安他其实已经放下了,所以才感谢和祝福对方。

他若的真的想跟梁娅和好,直接去九班找她得了,用得着费这种劲?”第二个声音继续反驳。 “桀桀,既然如此,那你还怕什么啊怕?理直气壮,大大方方的交给梁娅好了。

干这种不道德的小动作作甚?”“我……我……”——————————————————————————第二天,孙丽来到学校,先去了八班找了钟嘉慧,把钟嘉慧的笔记本给了她。

然后又去了九班,看到了在阳台边的芦苇,便把芦苇,梁娅和李倩茹三人的笔记本全交给了芦苇,让芦苇代为转交。

芦苇连王勃给自己的留言都没来得急看,第一时间把梁娅的笔记本翻到最后:“我们相逢在陌生时,我们分手在熟悉后。 明天,我们要到大学的星图上去寻找自己的新位置,小娅,一定要开心,一定要幸福哦。

王勃,2001年5月5日。 ”“原以为王大才子会写点什么可歌可泣的东西呢,原来也是敷衍人。 而且,在这种时候提分手,这……也太过绝情了吧?”芦苇皱了皱眉,对王勃的绝情绝义感到有些愤怒。 “给,那家伙给你留言了。

”芦苇回到教室,把梁娅的笔记本放到她的面前。 梁娅正在看一本错题集,闻言后愣一下,脸上有丝喜色一闪而逝,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轻轻的把笔记本塞回了自己的书包。 “就不看看那家伙给你写了什么?”芦苇抢过梁娅手中的错题集,合了起来。

“别闹啊,人家正在看呢。 留言什么时候都可以看。 不急在这一会儿。 ”梁娅将芦苇抢过去的错题集又抢了回来,重新翻到前面看的地方,继续看了起来,脸上泛出细微的红晕,带着多日不见的激动,尽管这激动被对方很好的隐藏了下来,但对梁娅熟悉无比的芦苇还是感觉到了。

“唉——”芦苇心头叹了口,有种想告诉好友王勃留言内容的冲动。 但是看着女孩儿脸上那明媚的艳光和努力克制的激动,又十分的不忍,不愿意打破对方美好的期待。

——————————————————————————五月中旬,王勃得到香江李公子的消息,对方准备将手中持有的腾/训19%的股份转让给南非MIH米拉德国际控股集团。

“Victor,MIH我接触了好几个月了,他们的出价还不错,1200万美元收购我手里19%的股份。 当初我投了250万,一年半时间,增值近四倍。

这成绩在风投里面不算高,但是在风雨飘摇,互联网都快崩盘的现在,却是很不错了。 MIH还想再多收购一些股份。 怎么样,Victor,感不感兴趣?你如果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争取同样的收购条件。

对我来说,只是增值了四倍,但是对你来说,那可是两百多倍的增值啊!这消息一旦传出去,你怕是会一跃成为金融界和投资界的名人了!”电话中,李凯不无得意的道,同时极力邀请王勃跟他一起脱手,见好就收。 王勃有病才会卖!他不仅不卖,还极力的劝小超人千万别卖手里的股份,如果实在要卖,也别一次性卖光,多少留一点。 “唉,Victor,我不知道你对互联网哪里来的那么大的信心。

你不知道纳斯达克都快崩盘了吗?两年时间,纳斯达克的指数从最高的5000多点一路暴跌至1000多点,崩盘倒闭就在旦夕之间。 我说好说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愿意接盘的下家,这次说什么也不会错过了。

IDG也不看好互联网,也打算减持。 Victor,趁现在还有人愿意接盘的时候,能脱手就脱手吧。 不然,过两年等你手里的股份变成废纸,你想脱手都没人要了。

”李凯苦口婆心劝道。

他对王勃这个忘年交的观感十分不错,尤其是佩服对方在文学和音乐方面超人的才华。 现在王勃王子安这几个字,在香江,尤其是在香江的年轻人当中,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两人的私交,也日益的升温。 前不久李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来蜀都,王勃知道后也是全程的陪同,领着小超人看了不少蜀都的名胜古迹。 王勃见李凯似乎铁了心的要卖手里的股份,急得不行,这种事情在电话中三言两语也说不清,王勃便问李凯这两天有没有空,有空的话他要去香江拜访他。 ————————————————————————PS:推荐票,月票,都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