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天环境资金困局多年未解负债率攀至80% 溢价20倍收购标的70%股权被司法冻结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博天环境资金困局多年未解负债率攀至80% 溢价20倍收购标的70%股权被司法冻结

博天环境资金困局多年未解负债率攀至80%溢价20倍收购标的70%股权被司法冻结  资金捉襟见肘仍然大肆扩张,博天环境()财务形势日益严峻。   博天环境创立于1995年,是一家耕耘多年的水环境解决方案(工程总承包)综合服务服务商。

  跟A股大部分环保领域公司一样,博天环境财务压力较大。

跟很多公司不一样的是,通过IPO上市募资之后,博天环境的债务不降反增,资产负债率连续三年攀升,至今年一季度末,已经达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也碾压同行。

  具体到债务,截至今年3月末,博天环境的债务已达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亿元,而货币资金只有亿元,偿债压力不小。

  令人担忧的是,博天环境还在收购。

目前,公司正在推进收购四川高绿平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高绿平环境)60%股权,后者是一家危废处理公司。

  去年,博天环境收购了高频美特利环境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称高频环境)70%股权。

8月19日,公司公告显示,因涉及现金支付问题,交易双方发生争议,70%股权被司法冻结。   本次收购高绿平环境同样采取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博天环境资金吃紧,不知道收购资金从哪里来?  博天环境的经营业绩也出现滑坡。 今年一季度,其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只有万元,同比大降%。   二级市场上,公司股价持续下行,截至昨日收报元/股,较三年前的元/股下跌了约76%。

  扣非净利剧降92%  今年一季度,博天环境经营业绩遭遇滑铁卢。

  一季报显示,博天环境实现营业收入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对应的净利润(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万元,同比下降%,扣非净利润就有点可怜了,只有万元,同比下降%。

7亿多元的营业收入,竟然只有不到300万元净利润,公司盈利能力之低可见一斑。   去年一季度,博天环境实现的营业收入为亿元,同比增长%,其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万元、万元,同比分别增长53%、%。 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的同比增速相差无几,几乎是神同步。

  仅过一年,营业收入增速大幅放缓,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大幅下降,令人诧异。   毛利率、净利率也大幅下降。 今年一季度,公司毛利率、净利率为%、%,上年同期为%、%,分别下降了个百分点、个百分点。

  实际上,这也是博天环境历史上最为不堪的一份财报。   公开可以查询到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7年,博天环境实现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扣非净利润持续高速增长。

一年度为例,2011年,其营业收入为亿元、净利润亿元、扣非净利润亿元。

到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达亿元,增长了倍,年均增速超过30%。 净利润也是一路高速增长,至2017年为亿元,增长了倍,年均增速超过40%。 扣非净利润增速相对要小一些,2017年为亿元。   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仍然高增长,达到亿元,同比增长%,但其净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为亿元,同比下降%。

  为何在今年一季度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均大幅下降?这可能与公司费用急剧增长有关。   今年一季度,销售费用为亿元,与上年同期持平,管理费用亿元,同比略有增长。 增长最为明显的是财务费用,今年一季度为亿元,去年同期为亿元,增加万元,增幅高达%。

  对此,博天环境的解释是,因去年年底及今年一季度银行借款增加、融资成本上升以及原建设项目进入运营期,贷款利息计入财务费用,导致财务费用大幅增长。

  财务费用倍增44亿债务压顶  财务费用大幅增长吞噬了利润,而巨额债务压力,或将压得博天环境喘不过气来。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资金紧张一直是悬在博天环境头顶的达摩斯利剑。 早在其上市之前,这一问题就已经凸显。

  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博天环境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后的账面价值)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的%、%、%、%,逐年大幅增长。

  上市之后的这两年,其应收账款为亿元、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占当期流动资产的%、%,均处于高位。   应收账款高企,而其周转率呈下降趋势。 2013年,其应收账款周转率为次,此后一路放缓,2017年最低,仅有次,去年回升至次。

  接连攀高的应收账款带给博天环境的是坏账损失不菲。 2013年至2016年,其坏账损失为万元、万元、万元、万元,2017年、2018年为万元、万元,持续在增长。   此外,应收账款还挤占了公司现金流。 2015年至2017年,博天环境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 去年,因为存货大幅减少,经营现金流才转正,为亿元,但在今年一季度又变为-亿元。   博天环境的资产负债率更是连续三年上升。 2015年,公司资产负债率为%,2016年至2018年为%、%、%,今年3月末升至%。   对比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50%左右资产负债率,虽然已经上市募资,博天环境的资产负债率还是远远碾压同行。

  上述同期,博天环境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也呈下滑趋势,去年分别为倍、倍,显示公司短期偿债能力较低。   具体从债务数据看,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债务合计为亿元,较2016年增加了亿元。

其中,一年内需偿还的亿元,而公司货币资金为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博天环境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亿元现金方式收购高频环境70%股权。 今年8月19日,公司公告,交易对方因对公司第二期交易款支付有意见,提出解除购买协议的仲裁申请,目前,公司所持高频环境70%股权被司法冻结。   为了上市收购,博天环境配套募资亿元。

而在今年4月29日,公司抛出8亿元的募资方案,其中亿元补充流动资金。

  控股股东近满仓质押  业绩滑坡,资金紧张,大股东也缺钱,博天环境面临被投资者抛弃风险。   一季度业绩大变脸,博天环境似乎在借收购扳回一局。 目前,公司正在推动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高绿平环境60%股权。

  一旦实施收购,公司又将面临支付一定比例现金,从目前公司财务状况看,配套募资将是重要一环。   备受关注的是,博天环境大股东似乎也很缺钱。 公司实控人为赵笠钧,其通过汇金聚合(宁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汇金聚合)、宁波中金公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中金公信)分别持有公司%、%股权。

其中,汇金聚合股权质押率为%,中金公信所持股权全部质押。   二级市场上,博天环境股价整体上呈下行趋势。 至昨日,其收报元/股,相较2年前的元/股,累计跌幅约为76%。 今年以来,其股价的累计跌幅也达%。

  由此可见,博天环境控股股东如此高比例质押股权,面临的风险可想而知。

这也一定程度上说明,如果本次收购要进行配套募资,控股股东或许无力参与认购。   股价一路下行,股东开始大肆减持套现。

  早在去年2月下旬,博天环境股东北京京都汇能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简称京都汇能)拟减持不超过6%。 截至今年6月初,其已经减持3%。 今年7月18日,其再次披露拟减持2%股权的减持计划。   除了京都汇能,平潭鑫发汇泽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加入减持阵营。 今年8月3日,公司披露,前述股东拟减持2%股权。   此外,国投创新、上海复星创富等创投机构股东此前均披露过减持计划。 只不过,截至目前,均未实施。

(文章来源:长江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