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送别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25章 送别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一夜休息,江寒精神气依旧没有恢复,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如果精气神同样是有一个值,恢复也是个比例的话,那恢复太慢就是因为精气神的基数太小,恢复的总量也就特别小。 等到以后修为高了,可能恢复率不会提升,但因为基数大了很多,所以实际上恢复起来的量也足够做很多事情,现在就不行了。 第二天一早,江寒久违的睡到了很晚,醒来的时候头还有点昏沉沉的感觉,起自贲门,向幽门的方向蠕动发出的声音提醒着他,该行动了。 江寒穿好衣服之后下楼吃了午饭才让肚子消停了下来,下午才去送苏雨歆,吃完午饭之后他发现已经快两点,昨晚聊天的时候他也没有问苏雨歆要怎么去学校,苏雨歆只是告诉他,还是一样在中心街口碰头。

计算了一下路程,如果现在开始慢慢走过去的话,差不多要两个小时,陪苏雨歆吃个饭,正好差不多,因为第二层引气突破刚刚失败,带来的后遗症让江寒现在没有办法去做更多修炼上的事。

如此慢慢走过去,对身体来说算不上有什么负担,对精气神的恢复应该有好处,江寒走在人行道上,穿梭在人群中,看上去就跟最普通的实习大学生一样,没人知道他身负巫医道传承,也没有人知道他是江寒。 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人不都这么平凡的过完了一生吗,这个世界,谁对谁来说又是绝对特别的存在呢?四点多,江寒已经来到了中心街口,他跟苏雨歆约好五点见面,不过在四点半的时候,他们已经提前了那个约定,逛街是没时间了,江寒接过苏雨歆手中一个小行李包,两人一起走向了商业街。

晚餐的时候苏雨歆告诉江寒,她想要坐火车去学校,江寒一愣,二十几公里距离,为什么要坐火车呢?火车又慢又颠簸,更是人多眼杂,苏雨歆这样的小姑娘应该不会喜欢才对,虽然价格低廉,但她也不是差钱的人,江寒有些不解。

两人在火车上相遇,那次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想体验一下火车的感觉还说得过去,这次也选择坐火车去学校,江寒是猜不到为什么。

十月上旬,时间到了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太阳温度已经不低,不过位置已经偏西,街道上到处是人和建筑长长的影子,其中一双就是江寒跟苏雨歆。

苏雨歆去车票的时候江寒也买了一张月台票,走在前往月台的过道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有脚跟和地板亲密接触的声音。 江寒眼神看着前方,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苏雨歆用余光打探了江寒一眼,她想到了一句歌词“感激车站里,尚有月台曾让你我感动到落泪”,如果不亲身体会,她想可能永远都没法真切体会这种场景的意境。

不过毕竟和歌词描绘的完全不同,他跟江寒不是那种关系,这也只能当作是一场寻常的送别,仅此而已。 等待火车开来的时候,江寒跟苏雨歆站在一根柱子旁边,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分明都很开心,“哎,江寒,你说要是这根柱子后面有一趟开往霍格沃兹的火车,那该多好啊。 ”“昂?那是什么地方?”江寒似乎听到了一个全新的名词,完全不理解,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的天,学长,不是吧,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比起江寒的疑惑,苏雨歆则是完全的震惊,表情跟看到了火星人估计没多大区别。

“呃,这个,很有名吗?”一看苏雨歆的表情江寒就知道,肯定是什么人人都知道的东西,自己刚好不知道,只能尴尬一笑。

“没,这个一点都不出名,好像就我知道。 ”嘴上是这么说,不过苏雨歆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的想法,那就是:你走远点,我不想和火星人说话。

苏雨歆这个样子江寒跟加尴尬了,不过他这不知道梗的话,就把天给聊死了,继续不下去了,沉默了几分钟,江寒偷偷抬头看向苏雨歆。

江寒一抬头,刚好看到苏雨歆正在看着他,两人目光交接的时候,江寒马上闪躲开,不过下一秒他神情严肃,把脸转了回去,直勾勾盯着苏雨歆。

这一看,江寒眉头紧蹙,倒不是发现了苏雨歆有什么异常,是因为他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常,可这不对,他之前刚刚抬头那一眼,明明看到了他眼中有一丝不一样的东西,就江寒而言,他绝对不会看错。 可转头仔细看的时候,却又什么异常都没有,看到这里的时候,江寒暗运灵力,使用在了黄帝内经中所学的一种医术上,严格说来算不上是医术,是一种强化眼睛的法门。 江寒境界太低,使用这种小法门也需要时间准备,不巧的是这个时候火车缓缓驶进了车站,车门打开之后,江寒依旧闭眼站在原地。 苏雨歆看到了江寒之前的异常表现,现在他站着不动了,叫他也没有什么反应,本来是该要上车了,可这种情况她又怎么能走,轻轻推了推江寒。

终于江寒睁开了眼,法术施展失败了,因为他精气神不足,而法术施展,除了灵力更需要精神力为引,集中精神的时候又被火车进站声音打扰,没能施展出来。 心中暗叹了口气,如果状态全满的话,又怎么会有这种问题发生,说到底还是修为不够啊。 “学长,你刚才怎么了?”苏雨歆关切地问道。

“没事,刚刚有些头晕,现在好了。 ”江寒当然要隐瞒施法的事。

“确定没事?那我上车了。

”苏雨歆看着江寒也没有什么异样,信了他的话。 “好,去吧,路上小心。 ”江寒一笑,这件事也只能就此作罢了。 苏雨歆提起小行李包,检票走了车厢,江寒看着苏雨歆进去,自己也转身离开。 火车开动,江寒听到有人叫他,是苏雨歆的声音,他转脸看到苏雨歆手从车窗伸出正跟他道别,江寒也挥挥手,可他看到苏雨歆瞬间,脸色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