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林效应与智商降级 读者在线阅读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弗林效应与智商降级  读者在线阅读

  这些年,“网红”泛滥,这个词不仅指一张张审美趋同的美女脸,还有网红咖啡店、网红食物、网红打卡地点。 最近有个新闻,短视频软件带红了杭州的粉黛乱子草,阿姨辛辛苦苦种了3年,3天就被赶来拍照的“网红”踩得七倒八歪,彻底毁了。   这乌泱乌泱赶来举着相机的人,比蝗虫还吓人。 人们喜欢管这种行为叫“无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赶一波热点再说。   比“网红”更可怕的,是背后那些“无脑”的追随者。 这种从众的习惯直接带动了一个产业:水军;贡献了一个新词:带节奏。 通常在一个事件下,大家都给排名第一的点赞,呈现不同观点的评论越来越少,除了“粉圈”对骂。   《乌合之众》里早就说过,群体的智商会低于群体里每个人的正常智商,独立的声音稀有而宝贵。   微博网友“琢磨先生”总结说,这是智商降级,充斥着阴谋论、浅薄化和从众化。   消费降没降级咱不知道,智商降级却是显而易见的。   20世纪80年代,《自然》杂志上发表过“弗林效应”,说人类的智商每年都在小幅增加。 不过这个结论不断被“打脸”,比如挪威有个测试显示,1975年之后出生的男性,智商分数平均每一代减少7分;法国对新兵的智力测试,10年里下降了4分。

  咱先不讨论这些研究的科学性,先看看自己,是不是越来越傻了?  恋爱降级是没有表白,淡定吵架,随时分手;文化降级是碎片式文字,表情包攻击,经典书籍阅读障碍。   计算机和搜索引擎代替了人自身的计算、记忆和联想能力。 电视、网页和公众号填满时间的空白,人只被动地接受信息,懒得主动思考。   在地铁、餐馆和就寝前的床上,手指一划就是一屏。

写一篇文章的门槛史无前例的低,只要有东拼西凑的段子,加点“亲”“宝宝”,再配几个表情包,就完成了一次“创作”。 如果再调和点刺激性的语言和情绪,那分分钟生产出一篇“10万+”。

  传媒界没人再讨论开启民智,研究的都是用户下沉。   这个规律在电影界也适用。

为啥烂片这么多?只要有流量明星坐镇,或是圈个大IP引流,再讲一些过时的笑话,看上去比春晚的过气段子集锦还让人尴尬,就差影院给每个人发个痒痒挠,不笑自己挠。

  法国哲学家帕斯卡说,人是为了思考才被创造出来的,无意识即死亡。

孔子也说过:“学而不思则罔。

”有人说生活本身已是痛苦,我就想追求点浅薄怎么了,成天思考,不累吗?  是啊,思考是累,所以人喜欢纵容自己在轻松的诱惑里丧失深刻。 一遇到要动脑子的时候,就耍赖、撒泼,顶着高铁不让关门,飞机延误扇地勤耳光。 脑袋里没有行事逻辑,只有横冲直撞的情绪。   人在浅薄时,特别容易被声音最大的人吸引,更倾向于从众。

而如果带节奏的人指向阴谋论,那舆论的大旗就会倒向越来越歪的方向。

  “阴谋论”的一个特点是固执,无论如何去解释、辩论、给出证据,它都毫不动摇,甚至反而把这些反对意见当作自己信念的证明。   比如总有人认为美国阿波罗登月是假的,说宇航员插美国国旗时,国旗明显被风吹动,但月球上应无空气。 又说登月照片中咋没有星星?  其实这些现象都能用科学来解释。 提出疑问可以,这是学习的前提和动力,但偏执地相信“总有刁民想害朕”,就有点傻了。

  其实,当人们不理解一些事情的时候,就喜欢按照自己的逻辑来解释。 原始人面对地震、山崩、洪水,解釋不了,就相信一切被神灵操控。   这正好给人类提供了思考契机,也是一次智商升级的邀约。

在面对未知时,学习知识,勤于动脑,独立思考,我们才从猿慢慢变成人。

  对了,据说大脑只占身体重量的2%,却能消耗20%的能量。 多动动脑,有助于减肥。

  (水云间摘自《中国青年报》2018年10月18日,小黑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