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高质量国际经济合作契约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心理学教给我如何适应纷繁社会,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迅速成长的技能与技巧,让我能够抱着一份平淡与坦诚去面对现实中的人与事。  在专业技能上,为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我认真学习各种专业知识,发挥自己的特长;挖掘自身的潜力,结合每年的暑期机会,从而逐步提高了自己的学习能力和分析处理问题的能力以及一定的协调组织和管理能力。

练眼用目视前方法,既可以治眼病和其它病,也可以练看气、透视等功能。

打造高质量国际经济合作契约

内容摘要: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明确指出,面向未来,我们要聚焦重点、深耕细作,推动共建“一带一路”沿着高质量发展方向不断前进。 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要以实现高质量的国际合作为前提,而高质量的合作契约是高质量国际合作的重要抓手和保障。

关键词:一带一路;国际经济合作;契约作者简介:  习近平主席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明确指出,面向未来,我们要聚焦重点、深耕细作,推动共建“一带一路”沿着高质量发展方向不断前进。 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要以实现高质量的国际合作为前提,而高质量的合作契约是高质量国际合作的重要抓手和保障。

  契约质量影响合作目标实现  在国际经济交往中,无论是政府间还是企业间开展国际经济合作,都必须以签订契约为基础。 国际经济合作契约的本质,可以用制度经济学派代表人物康芒斯提出的交易概念解释。

在他看来,经济关系乃至一切社会关系的本质是交易关系,而交易是由三个要素构成的,即冲突、依赖和秩序。

所以,经济合作在本质上是有利益冲突的双方或各方因存在彼此的需求而建立的交易关系,这种交易关系需要通过建立某种秩序维护,其核心的秩序就是契约。

然而,有契约并不等于消除了冲突,合作目标最终能否实现,关键在于契约质量的高低。

根据契约经济学理论,契约的主要作用是约束合意方彼此预期的行为以履行承诺,但因信息不对称及其带来的机会主义行为,在建立契约关系和履行契约过程中,经常存在逆向选择、内部人控制和道德风险等难题。

  国际契约与国内契约又有很大不同。 国内契约的制度环境是本国统一的立法、司法和行政体系,这使得以本国境内的居民和组织为契约主体建立的契约关系,直接受到相同的法律制度环境约束;契约双方的信息不对称明显小于国际契约关系;契约主体间存在文化认同。

相比之下,在国际契约关系中,国际契约的法律基础、司法制度和政府体制存在国别差异,导致当事人因不属于同一国家而难以受到对方国家制度环境的约束;在契约相关信息上,因地理空间和语言文化差异等因素,其不完全性和不对称性都很高;契约主体间因民族、宗教、历史文化和语言等因素差异,缺少文化认同甚至存在观念冲突。

  国际经济合作存在违约风险  国内与国际契约关系中存在的上述差异,一方面决定了国际合作中契约逆向选择、内部人控制和道德风险的程度天然高于国内契约,另一方面也决定了国际契约的约束力比较低,履约难度偏大,违约风险较高,仲裁和执行机制难以有效建立和发挥作用。 目前看,国际经济合作中的违约行为具有以下特征。   一是国际合作中存在集体言行不一的“囚徒困境”。

例如,国际峰会的宣言本质上是国际契约,但是近年来不少国际峰会结束后,相关宣言被束之高阁,削弱了国际峰会解决问题的能力。

针对这一现象,习近平主席在2016年杭州G20峰会上提出“我们应该让二十国集团成为行动队,而不是清谈馆”。   二是易突发单方面违约行为。

在国际合作中,缔约方因本国政局变动或受到本国民众的反对等原因,可能突然宣布解除和撕毁协议。

如2001年美国小布什政府和2011年加拿大政府突然宣布退出《京都议定书》,2018年特朗普政府单方面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和《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

  三是部分违约可能受到政府主权庇护。 国际经济合作更多是企业间的合作,如果出现企业间的违约,各国政府从维护本国利益的角度会倾向于保护本国企业,特别是在经济合作中涉及国家资源、核心竞争力、支柱产业等重大经济利益时,各国政府可能以保护本国资源和产业等为由出面干预,使得契约难以执行。

  四是违约可能受到地理空间屏障保护。 在国际投资合作中,在投资方远离本土的情况下,一旦投资目标国发生社会动乱、战争等重大事件或市场行情发生重大变化,投资风险会随之增大,可能导致被投资方爽约。 在这种情况下,空间距离往往成为保护违约方的天然屏障,使得投资方追偿和变现投资的努力难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