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一场孤独的修行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青春是一场孤独的修行

  01    在大家眼中,我的同桌苏瑞是一个很不合群的人。     苏瑞整天我行我素,形单影只。

他的脸上总挂着一副淡淡的表情,就算考了年级第一名,或是在某个比赛中得了不错的名次,别人为他欢喜尖叫,他却依旧不喜不惊。

课间休息,我们喜欢几个人聚在一起聊天,而他坐在边上,从不参与。     我的性格和苏瑞完全相反,我爱凑热闹,喜欢呼朋唤友,每天总是和一群人来来去去。 我害怕孤单,害怕一个人发愣,会把心事告诉身边的好朋友。

我和苏瑞虽然同桌了两年时间,但因为性格完全不同,关系一直浅浅的。 我从来不觉得我们会成为朋友。 我想,苏瑞也大概如此认为,彼此维持的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每次见到苏瑞孤单地对着窗外凝神发愣,我就觉得他挺悲哀的,大好的青春时光,却总是一个人度过,没有人可以分享快乐,亦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     其实大家都喜欢苏瑞,他很帅,成绩优秀,主动与他交谈的人很多,但他像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喜欢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 当然,苏瑞不是孤傲,面对别人热情的问候,他会点头回应;别人向他请教问题,他也会耐心讲解;同学有什么困难,他也会帮忙。

但他从来没有跟谁关系特别好,也没有人知道他整天想些什么。     我曾经问过苏瑞这个问题,他说,我的心事为什么要告诉你呢?简单的一句话,把我堵得哑口无言。 我想,在他眼中,好朋友之间互相倾诉心事应该是一件特别幼稚的事情吧。

    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和苏瑞只能是最陌生的同桌。     02    刚坐同桌时,我其实挺欣赏苏瑞的,觉得他成绩好,性格也不张扬,是个内敛而且有才华的同学。

他最初拒绝当班长的举动,还引起过一阵轰動。 十几岁的年纪,谁都希望得到别人的重视,特别是被老师认可,那无疑是一种荣耀。 可是苏瑞,他无视老师对他的欣赏,直接拒绝了班长这一职务。

    同学们背后议论,说他特立独行,也有人说他是耍酷。 苏瑞面对别人的非议若无其事,但他的这种态度却惹恼了后来选举的班长黄艳。 黄艳是个好强的女生,她一直觉得,她担任班长,完全是苏瑞让的。

虽然她一直是个尽职尽责的好班长,深得大家的喜欢,但一谈到苏瑞时,心里就窝着一口气。 她不仅在学习上与苏瑞一争高低,在其他方面,只要是苏瑞的强项,她都努力做到最好。

我明白她的心思,她只是想向大家证明她的实力。

    我和黄艳关系不错,她也特别在乎身边的朋友。

朋友在我们心中,都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并且随时都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 只要是为了朋友的事,我会降低自己的原则。     苏瑞说我心里装的全是朋友,没有自己,还说我对待朋友的方式不对。 我说他不懂,他根本就不曾有过朋友,又怎么能够理解好朋友之间那种为了对方宁愿自己承担一切的心思呢?苏瑞看着我,浅浅地笑起来,嘴角扬起两道好看的弧线。

我没跟他再争辩,只觉得他挺自我的,从来不会在意身边的人,所以只能孤单。     我一直好奇,苏瑞是受过刺激才变成这样的,还是天生就如此?    年轻人,谁没有一群自己特别投缘的好朋友?青春恣肆的年纪,如果身边没有朋友,人生还算完整吗?    03    黄艳当班长其实很累的,在老师问到班上的情况时,她既不能撒谎包庇同学,又不愿实事求是地把真实情况说出来,所以她总是让自己左右为难。

    自习课上,为了维持班级纪律,黄艳总拉不下面子管束朋友。

有时,为了不得罪朋友,她只好赔着笑脸,尽拣好听的话说。

为了博取大家的好感,她把自己变得完全不像自己。 我觉得黄艳一天天虚伪了。

可是我自己,不也如此吗?    一天,为了一些事情,我和班上的好朋友有分歧,争辩不休。 我想坚持原则,但是连黄艳也不支持我的意见,一边倒的局面让我颇为尴尬。

我坚持了我的原则,却得罪了一大群朋友,他们商量好似的集体排斥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