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瓦尔都窗前的一瞥(11)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1卷·瓦尔都窗前的一瞥(11)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面对着围着哥本哈根的、生满了绿草的城堡,是一幢高大的红房子。 它的窗子很多,窗子上种着许多凤仙花和青蒿一类的植物。 房子内部是一副穷相;里边住的也全是一些穷苦的老人。 这就是瓦尔都养老院。

①瓦尔都(Vartou)是哥本哈根的一个收留孤寡人的养老院,建筑于1700年。 看吧!一位老小姐倚着窗槛站着,她摘下凤仙花的一片枯叶,同时望着城堡上的绿草。 许多小孩子就在那上面玩耍。 这位老小姐有什么感想呢?这时一出人生的戏剧就在她的心里展开了。

这些贫苦的孩子们,他们玩得多么快乐啊!多么红润的小脸蛋!多么幸福的眼睛!但是他们没有鞋子,也没有袜子穿。 他们在这青翠的城堡上跳舞。

根据一个古老的传说,多少年以前,这儿的土老是在崩塌,直到一个天真的小宝宝,带着她的花儿和玩具被诱到这个敞着的坟墓里去才停止;当她正在玩和吃着东西的时候,城堡就筑起来了①。

从那一忽儿起,这座城堡就一直是坚固的;很快它上面就盖满了美丽的绿草。

小孩子们一点也不知道这个故事,否则他们就会听到那个孩子还在地底下哭,就会觉得草上的露珠是热烘烘的眼泪。

他们也不知道那个丹麦国王的故事:当敌人在外边围城的时候,他骑着马走过这儿,作了一个誓言,说他要死在他的岗位上②。 那时许多男人和女人齐集拢来,对那些穿着白衣服,在雪地里爬城的敌人泼下滚烫的开水。

①丹麦诗人蒂勒(J.M.Thiele)编的《丹麦民间传说》(DanskeEolkesagn)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很久很久以前,人们在哥本哈根周围建立了一个城堡。

城堡一直在不停地崩颓,后来简直无法使它巩固下来,最后大家把一个天真的女孩子放在一张椅子上,在她面前放一个桌子,上面摆着许多玩具和糖果。 当她正在玩耍的时候,12个石匠在她上面建起一座拱门。

大家在音乐和喊声中把土堆到这拱门上,筑起一个城堡,从此以后城堡再也不崩塌了。 ②指丹麦国王佛列得里克三世(ErederickⅡ,16091670)。

这儿是指1659年2月11日,瑞典军队围攻哥本哈根,但没有夺下该城。

这些贫穷的孩子玩得非常快乐。 玩吧,你这位小小的姑娘!岁月不久就要到来是的,那些幸福的岁月:那些准备去受坚信礼的青年男女手挽着手漫步着。 你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衣这对你的妈妈说来真是费了不少的气力,虽然它是一件宽大的旧衣服改出来的。 你还披着一条红披肩;它拖得太长了,所以人们一看就知道它是太宽大,太宽大了!你在想着你的打扮,想着善良的上帝。 在城堡上漫步是多么痛快啊!岁月带着许多-阴-暗的日子但也带着青春的心情走过去了。

你有了一个男朋友,你不知道是怎样认识他的。

你们常常会面。 你们在早春的日子里到城堡上去散步,那时教堂的钟为伟大的祈祷日发出悠扬的声音。 紫罗兰花还没有开,但是罗森堡宫外有一株树已经发出新的绿芽。

你们就在这儿停下步来。 这株树每年生出绿枝,心在人类的胸中可不是这样!一层层-阴-暗的云块在它上面浮过去,比在北国上空所见到的还要多。 可怜的孩子,你的未婚夫的新房变成了一具棺材,而你自己也变成了一个老小姐。

在瓦尔都,你从凤仙花的后面看见了这些玩耍着的孩子,也看见了你一生的历史的重演。

这就是当这位老小姐望着城堡的时候,在她眼前所展开的一出人生的戏剧。

太陽光在城堡上照着,红脸蛋的、没有袜子和鞋子穿的孩子们像天空的飞鸟一样,在那上面发出欢乐的叫声。 (1847年)这篇散文发表于1847年一个名为《加埃亚》的杂志上。

瓦尔都是哥本哈根的一个收留孤寡人的养老院,建于1700年。 文中的女主人公可能曾经也有过快乐的童年,甚至有一个很快乐的青年期。

但这个快乐的青年期很短,以悲剧告终,最后她只好在这个孤寡人的养老院结束她的老年。 人生就是如此。 但活着究竟还是幸福的,因为还有一些美好的回忆不时涌上心来。

这值得称诵。 这篇散文实际上是一首颂歌但是一首充满了惆怅的颂歌。

(第1/1页)(本章完,请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