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好风光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第两百一十七章 好风光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贺南儒这么说,等于确认了林延潮解元郎的身份。

原来林家这位少年郎,真的是新科解元!若不是在官兵弹压下,众报录人就要出声贺喜了。

连本是将信将疑的街坊邻居也是心道,这登瀛坊巷不仅出了一位举人了,还是解元。

“贺兄台高中福建乡试丙子科解元,京报连登黄甲!”贺南儒不再拿林延潮当十五岁的少年来看,而是身份对等的官员。

林延潮也未受宠若惊,只是淡淡地道:“谢父母官吉言!”贺南儒道:“兄台年纪轻轻,得中解元,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林延潮道:“惭愧,不过侥幸得诸位考官赏识罢了,实是担当不起。 ”众人听贺知县与林延潮兄弟相称,心道乖乖啊,这不到弱冠的少年竟与一方知县平起平坐的存在了。

正是十年寒窗无人识,一朝成名天下知!贺南儒道:“在下身为乡试监临官,奉总裁大人之命,登门授衣,请新科解元更衣,赴贡院受礼。

至于诸位也免礼平身吧!”贺南儒说完,其余众人才起身。

当下外面的锣鼓,再度响成一片。 锣鼓吹打间,衙役们用竹杠挑起沉甸甸的一挂鞭炮走到了巷口。

孩童们见都是连忙捂住耳朵,跑到一边。 随即乒乒乓乓的声音响起,巷内充满了喜庆的气氛。

此刻匾额上的红衣也是被揭起,但见‘解元’两个金字光芒四射,直晃得人睁不开眼。

三婶不可置信地对三叔道:“相公,这真是中了?”三叔笑着道:“那可不是,咱们家出了个老爷了。

”“太好了。

”三婶说了一句,再度是晕了过去,众人再度七手八脚地搀扶住,大伯干笑道:“见老父母见笑了。 ”方才对百姓板着脸的贺南儒,见林延潮的家人,也是露出笑容捏须道:“这也是应当,大喜之下嘛。 ”这时林延潮已是更衣完毕,头戴乌纱,身上崭新的冠服,正是好一个少年得志的解元郎。 贺南儒笑着拱手道:“解元郎真是俊俏的郎君,你这一去贡院,沿路不知道多少姑娘要犯相思了,从此以后媒人要踏破门槛了!”贺南儒这么说,一旁众人也是附和着大笑,纷纷赞起林延潮相貌俊朗来。

林延潮笑着道:“只是人靠衣装罢了。

”回头看去但见匾额已是高高悬在门楣上。

右起小字上写着福建乡试丙子科,中间两个硕大金字解元,左下为福建布政使万思谦授。 贺南儒笑着道:“既是匾额已悬,冠服已着,眼下还请解元郎跨马至贡院受礼。

”林延潮道:“应当的。 ”林延潮举步走到前院正要跨过门槛,突停下来,回过头看去,但见林高著,大伯,大娘,三叔,三婶,林延寿,还有浅浅都是目送自己。 林高著此刻老泪纵横,无限欣慰地朝林延潮点了点头。 大伯亦笑呵呵地挥了挥手,示意林延潮快去贡院受礼。

至于林浅浅则是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见之一幕,林延潮不由觉得双目眼泪止也止不住,当下回过身向前数步,撩开袍服朝林高著跪下,重重地叩了三个头梗咽地道:“孙儿谢祖父,养育之恩!”林高著早就泣不成声,还是大伯将林延潮扶起,也是目眶微红道:“孩子,别说这话了。 ”大伯回过头对林高著道:“爹,你也别哭了,让人笑话。 ”林延潮垂泪道:“爷爷,这是喜极而泣!”林高著道:“还是潮囝懂我!”见了这一幕,一旁众人也是忍不住摸了一把眼泪。 贺南儒亦是眼眶微湿,大明最重一个孝字,故而十分重视官员的孝行。 当下贺南儒上前对林高著道:“恭贺老大人教出这等贤良儿孙,朝廷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令孙在家尽孝,将来于国家社稷亦必然尽忠。

”林高著道:“我这孙儿自幼父母去得早,家中又贫寒,我也没教导什么,不过所幸孩儿今日出人头地,将来不指望作一个大官,但盼能替百姓作一点事就好了。

”听了这话,贺南儒不有赞道:“自古贫贱出良才,本官必向朝廷禀此孝行。 ”孝行,也是地方文教,属于地方官的政绩。 贺南儒这么做当然是一举两得。 林延潮与大伯,三叔他们叙话,此刻林延寿也是向林延潮说了恭喜话。

林延潮与家人告别走到巷口,但见清一色穿着红袄的官兵,站成两列拦住里外三层堆在道旁的百姓。 而这才一眨眼,巷口连彩棚都扎起来了,彩棚下备了一匹头戴红花的大白马。 身后一家人与街坊们都是送到巷口来。 爆竹就似不要钱般,是放了一挂,又一挂!满地都是红色的鞭炮屑。

三叔拿出家里的所有的铜钱,开始散钱,无数贺喜声响作一片。

登瀛坊巷的坊甲也是努力挤过人群,来到林高著面前道:“恭喜老大人,贺喜老大人,自从你们家搬到咱们坊巷里那晚,我夜观星象,就看那文曲星闪了一下,我就知你们一家要出贵人了,果不其然啊,哈哈!”林家众人都是大笑,旁一尖酸的人道:“我看解元郎哪里有咱们总甲高明,他才是刘伯温再世,都会看星象了。 ”坊甲听了顿时恼羞成怒喝道:“哪个人说的,给我站出来。

”说话之人,早不知哪去。 众人顿时又是一阵大笑。

面对道旁相送的人,林延潮作了个团揖道:“多谢诸位乡亲,平日对延潮的照拂。 ”说完林延潮从踏马石上马,这马自是温良,否则不会骑马,还未病愈的林延潮恐怕要摔下来。 前方自有书吏为林延潮牵马,两队官兵开道,左右是衙役鸣锣开道,赞道高呼百姓退避。

连父母官贺南儒都怕抢林延潮的风光,也是下轿步行。

从坊口至南门大街,但见南门大街左右所有百姓都是出来了,抱着孩童指着穿着官服的林延潮道:“你看,这就是今年新科解元郎!”“竟是个俊俏的少年。

”“将来你也要努力读书,中解元!”“今科解元郎是咱们福州府的!”“解元郎真好风光呐!”林延潮骑在马上拱手作礼,八月的阳光照在脸上,风儿不噪,马蹄拨动徐徐而行,及目而来,都是向自己招手的同乡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