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揭开了粒子加速器王国的奥秘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他揭开了粒子加速器王国的奥秘

  这项大科学工程建造方案的确定经历了近十年的曲折。

作为总设计师,谢家麟始终坚持不懈地为之努力着。

他领导组织了数十次研讨,最终确定正负电子对撞机方案。

  已年过花甲的他,全身心投入到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工程的研制中,仅用4年时间,就创造了国际同类工程中建设速度快、投资省、质量好、水平高的奇迹。

1988年10月,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实现对撞。

  年逾古稀,谢家麟仍没有停下科研的脚步。 近20年来,他又研制成功多种尖端技术的“混血儿”自由电子激光,使用创新的“前馈控制”方法提高了直线加速器的性能,在80岁高龄后他还研制成功一种实用新型电子直线加速器,通过简化电子直线加速器的结构,既提高了性能,又降低了造价。

    “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在谢先生的生活中,文学艺术占据着一席之地,诗词、音乐、小说都是他的兴趣。

1951年,谢家麟首次回国受阻,心情郁闷中写下一首诗:“峭壁夹江一怒流,小舟浮水似奔牛。 黄河横渡混相似,故国山河入梦游。 ”“人应该有广泛的兴趣,世界上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你一点不知道是很遗憾的。 ”谢先生说。   谢先生曾评价自己一生“只顾埋首拉车,拙于人事交往”。

“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从未考虑过自己要取得何等成就,成为什么人物,获得多少报酬。 ”他说。   长子谢亚宁,如今也是一名科研工作者。

在成长过程中,他印象最深的是的告诫:“一个人没有成为伟大的人物是可以原谅的,因为那需要特殊的能力与机遇;但若没当好一块‘平凡’的砖瓦,却是不可原谅的。 ”  2008年,谢先生88岁之际,出版了自己的自传《没有终点的旅程》。

他在自序中写道:“在人生旅途到站之前,觉得有责任把自己的足迹记录下来,把自己的经历告诉后人。

”  2011年,谢家麟指导的最后一个博士生毕业。 现在,他和老伴住在北京海淀黄庄一幢普通的居民楼里,生活平静安宁。   摘自《新华每日电讯》  2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