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童养媳:捡个皇子来种田

首页 > 儿童诗歌 > 文章

农家童养媳:捡个皇子来种田

正文第四十四章学院的准备[更新时间]2019-07-0821:04:09[字数]2141昨夜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第二日一早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白容醒得早,坐在屋子中静静的发呆,然后手中不知道在弄什么东西,因为今日不开夜的原因,自家的伙计便没有着急着起床。

现在的店铺里静悄悄的,偶尔有鸟雀的鸣叫,白容看了看天色,伸了个懒腰,以为自己起的最早,一番洗漱之后,进了前堂,却发现顾子渊和胥策亦早已经在前堂的桌子上下棋。 白子黑字一落,啪的一声脆响,胥策亦不甘心的一声哀叹:“是你赢了。

”顾子渊则是轻声一笑道:“承让了。 ”两人似乎谁都没有发现白容的到来,将棋盘上的白子黑子都整理到了翠色的棋碗里。 此时此刻天已经大明,白容觉得在不叫他们,他们恐怕会战个天昏地暗,尤其是胥策亦不服输的小眼神,此时此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好了,别打了,我们吃完饭一会该出去了。

”白容摁住棋盘。

两个人太过认真,以至于没有见到白容来了,当下白容一说话,倒把两人吓了一跳。

顾子渊一皱眉头,胥策亦却是确确实实的打了个激灵。

“你是习得了轻功么,走路如此的无声无息。

”顾子渊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将棋盘收好。 尽管他还想和胥策亦来一局,但是看到白容倔强的眼神,于是什么也都说,乖顺的将棋盘收好。

“是你们玩的太认真了。 ”白容没好气的说。

“我一会儿去厨房给你们做点吃的,今早吃的简单一些,就煮个粥吧。

”白容说完,便去了后厨。 “你说她不让我们下棋,自己又去做饭了,我们能干什么。 ”胥策亦对棋局意犹未尽,幽幽道。

“只能看书了。

”顾子渊静静的说,然后学着胥策亦的样子无比萧瑟的叹气。

白容将粥煮了出来,然后一一盛好,用餐盘装着,盛了一小碟的咸菜,便去了前堂。

“好了,吃饭吧。

”缓缓的将食物搁下,三个人便吃了起来。

吃完的时候,一开门,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今日的太阳不错,美中不足的是昨夜零落了几朵残花,骤雨打折的。

“老板,这是开门了吗?”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白容本来是以为今日的人不多,猛的一看,却发现今早来的人不算是少。 顾子渊已经收拾好了桌子,刚和胥策亦从后厨里出来,看到这么多的人,委实惊讶。

“老板,我们都等了好久了,只为你的胡辣汤。 ”一个粗壮的男子一脸的笑,好似吸鼻子就可以闻到胡辣汤的香味。 顾子渊出来懒懒的一看,眉眼间则是一副的诧异。 他知道昨日的饭菜卖得好,但是却没有料到今日的人会这么多。

放眼一看,有不少是昨日来的,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的。 “怎么办,今日我们未煮胡辣汤,就连豆腐脑都没有一点。

”胥策亦这时候也看到了门前的盛况,不知道是着急还是开心,总之他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场景。

他们这是要发了么?但是可惜的是白容今日并未做胡辣汤,店里的伙计们估计现在呼呼大睡中。 恐怕要让这些人失望了。

“我想来两碗豆腐脑,我媳妇爱吃,但是别家的都不合她口味,昨日吃了你们家的豆腐脑之后,对我也和和气气的。

”一个背着柴火的樵夫喊道。 他说的不错,白容家的豆腐脑实在是好喝,入口即化,美味无比,加上一些料子,更是风华绝代。

这个樵夫对于那些文绉绉的话不懂,只知道这个风华绝代是形容绝色女子的,他词穷,涨红了脸才想到这个词,虽然有些不贴切,却是他想出的最贴合他心中豆腐脑的词。

但是接下来白容的一席话,如同破了一碗冷水。

“对不起,辜负大家了,今日我们不开业。

”白容轻轻的说。 但是她的声音太小,只有前面的一层人听到,这些人面面相觑,然后不可置信的看着白容。

“老板,你不会是说笑的吧。

”很显然这个人接受不了突然的变故。 这里的人几乎是饿着肚子来的,一想起胡辣汤口中就分泌唾液。 “对不起,今日我们不营业了。

”白容大声的说。 这时候人群骚动起来,有人失望的说:“太可惜了,我今日还本想带远道而来的朋友来这里。

”胥策亦只是一个劲的道歉。 “不知道贵店什么时候开店啊?”人群中的一生问话,让骚动的人群安静下来。

“三日后,我们便开业,今日实在是有事,对不住了各位。 ”人群终究是散去了,白容才坐在凳子上休息了一会,然后拿起茶杯到了一杯茶叶,一仰而尽。

刚才的大声喊话累着了嗓子,让她感到开心的是,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喜欢她的胡辣汤,如此甚好。 自从那群人败兴而归的时候,白容便坐在屋子里。

这时候的顾子渊一脸的纠结,然后说:“店里能如此的红火是个好事,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何是三日之后开张?你要知道,三日之后我们就要去书院了。 ”胥策亦也不知道白容到底想要干什么的,他对顾子渊的话很是赞同。

要是三日之后的开张的话,他们就已经去了书院,到时候忙起来,白容是不行的。

而且开张的时候还要准备杂七杂八的东西,他觉得白容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

“对啊,三日之后你们就要去书院了。 ”白容喝了一口茶水,不紧不慢的说道,云淡风轻。 顾子渊不知到她为何如此的淡定,要知道开业的事情可非同儿戏。 “好了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但是呢,我也有我自己的想法,我就是要等你们离开之后才开业。 ”白容的一席话让两人皱紧了眉头,顾子渊和胥策亦很是不解。 “什么意思。

”顾子渊疑惑的问。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 ”白容淡淡的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顾子渊继续皱紧了眉头,虽然白容有时候做事十分无厘头,但是却总是给人出其不意的惊喜。 虽然他不了解白容到底想要做什么,既然她不愿意说出来,那么他也不会强求她说出。 “好了,快点吧,要不然好的东西都让人给抢完了,我们去准备东西。

”白容说完朝着顾子渊一笑,然后出了门。

准备带他们去买去学院需要的东西。